当前位置:主页 > 用车 >

将4岁娃送人抚养 约定“18岁认亲”却失联 河南女子盼能见儿子一

发布日期:2022-03-28 06:10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将4岁娃送人抚养,约定“18岁认亲”却失联,河南女子盼能见儿子一面)

  1月26日,看到老乡张洋洋认亲成功,河南平顶山市39岁女子吴振丽(化名)给极目新闻记者打来求助电线年前送给别人抚养的儿子的下落。

  2005年,因为经济拮据,单身带着孩子的吴振丽将年仅4岁的儿子交给陌生家庭抚养,并约定孩子12岁时让她见见,18岁时让母子相认。多年后,吴振丽与收养家庭失去了联系,但多方寻找儿子也一直未能如愿。

  去年年底到今年,孙海洋、张洋洋等多个认亲成功的事件,让吴振丽又燃起了希望。上周儿子满20岁了,吴振丽告诉记者,找儿子不为别的,只为见一面弥补当年的过错。

  那时,吴振丽已经在缅甸工作一年多时间,在当地的游戏机厅做游戏机管理员。认识了同为河南人的男友后,吴振丽诞下一子,但两人并没有结婚。

  根据吴振丽的讲述,她和男友之前感情还不错,但因为两人年龄太小,在儿子出生后吵架不断,矛盾也越来越深。2003年,孩子不到两岁时,两人分手,吴振丽带着孩子回到了国内。

  没过几个月,男友说在缅甸生活困难,没办法活下去,想回国一家团聚。吴振丽便想方设法借了一笔钱,带着孩子将男友从缅甸接了回来。

  “回来之后还是矛盾不断,不仅我们分开了,跟双方父母也闹僵了。”吴振丽说,当时未婚生子的女孩很不受人待见,男友的父母看不起她,引发了不少矛盾。另外,虽然双方没有结婚,但因为已经生下了孩子,她父亲就向男方索要彩礼,吴振丽和父亲发生争执,导致父女俩闹翻。

  “本来我们想过结婚,但是孩子爸爸计划以后经济条件好了再办,就一直拖着。”直到后面两人再次闹翻分手。

  吴振丽说,她成长在河南平顶山的一个单亲家庭,由奶奶带大。在她还没有出生的时候,父母就已经分开,之后父亲从外婆家将其“偷”回来抚养。

  “来到父亲家后,没多久父亲就因为刑事案件坐牢。”吴振丽从小由奶奶带大,等父亲回来的时候,她已经长大成人。吴振丽印象中,她跟父亲在一起的日子加起来不到一年时间。

  跟前男友分开后,吴振丽曾经赌气结婚,但几个月之后,因为孩子问题引发矛盾,她主动提出离婚。此后,吴振丽借钱退给了前夫9000多元彩礼钱,并带着孩子一直借宿在亲戚家。

  因为童年的经历,一个人欠了钱没有经济能力,吴振丽不想让孩子又重复自己的人生,“所以当时通过别人介绍,将孩子送人抚养。”

  2005年12月,吴振丽和送养家庭见面时,双方约定,孩子12岁的时候可以让她看看,18岁成年时让母子相认。吴振丽回忆,当时对方两人还安慰她,“没事妹子,孩子12岁的时候,你也来祝贺祝贺,就当给孩子送一个大礼。”

  当时,四岁的儿子已经有记忆了,也不愿意跟对方走。吴振丽就哄着他说,“孩子别怕,这是你爸,他回来了,你跟爸爸一起出去玩。”哄了一段时间后,孩子就跟对方走了。

  孩子送走后,中间人拿来了2万元的“感谢费”。吴振丽说她并不想要这个钱,“因为我不是来卖孩子的。”中间人告诉吴振丽,养了孩子这几年也辛苦了,称这是一点辛苦费,吴振丽便收下了。

  这2万元钱,吴振丽一直把钱存在银行,没有拿去还债,相当于给孩子存起来。“当初借的那些钱都是亲戚的,也没有催着我还,这种情况我也没必要通过‘卖’孩子来还债。”

  结婚之前,吴振丽一直将自己之前有一个儿子的事情瞒着现在的爱人。但是,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在偷偷的找孩子。前两年,找孩子的事情无意中被爱人发现了,“没想到的是,他明确表示很支持我。”

  在孩子12岁生日之后,吴振丽联系上了中间人,称想看看孩子,但中间人一直在推托。吴振丽主动把那2万元交给中间人,她又说对方已经联系不上。

  无奈之下,吴振丽又给中间人2000元,让她想办法拍个孩子的视频看看,但都没有结果。再后来,吴振丽跟中间人闹翻脸,要回了1万余元。

  几年后,因为中间人将原来的房子卖掉搬了家,手机号码也换掉了,吴振丽已经无法联系到她。

  这些年,吴振丽也一直在网上打听抱走孩子的家庭的情况,发布自己的寻子信息,但一直没有找到对方和儿子。

  吴振丽说,最近几年她身体一直不是很好,这两年就在想,会不会自己突然一天就没了都还未能见到儿子?她不想给这辈子留下遗憾,想知道儿子现在长成什么样,过得好不好,这样就知足了。“哪怕他不认我都可以,因为我不配做一个母亲。”

  2005年冬天,吴振丽将孩子送走的时候,儿子的实际年龄是4岁,她跟中间人说的是3岁。

  吴振丽记得,当时送孩子走的时候是12月份,天非常冷,也快到孩子的生日了。

  “儿子的生日是2001年农历腊月二十,当时跟对方说小了一岁,但告诉对方的生日是真实的。”

  吴振丽说,当天是一男一女来将孩子抱走的,男的身高大概有1.75米,他们从哪里来等其它信息,她都不知道。不过她记得那两人是平顶山本地口音,应该是当地人,而且当时对方说有两个女儿,没有儿子。

  “其实,这些年我一直在找儿子。”因为怕报警之后会影响到孩子个人的生活,就想私下里找。前段时间,看到河南老乡张洋洋成功跟生父母相认,最近孩子又过了二十岁生日,吴振丽才下定决心找媒体,想找到当年的孩子。

  儿子的身体特征,吴振丽记得很清楚:单眼皮,一只耳朵耳垂上有针孔,屁股上有被狗咬过的疤痕,脚面上有淡红色圆点。

  “这个事情如果曝光,无论是被网暴还是面临大家的责难,所有该承担的我都会承担,因为这个是我自己造成的。”吴振丽说,现在找儿子,不是要他养老,也不会找他要钱,初衷就是想见他一面,“他哪怕不认我这个妈,见一面就走掉,这样我也能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