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用车 >

家族律师vs豪门千金鲁南制药上演新版“赵氏孤儿”

发布日期:2022-04-01 03:40   来源:未知   阅读:

  的遗孤,这场案件甫一开始就受到了多方关注,甚至还被人大商学院写进了教学案例中,其犯罪行为之大胆、情节发展之离奇实在

  大家好,我是爱吃瓜的金融雷,今天就给大家复盘下这桩狗血程度堪比八点档电视剧的鲁南制药股权案,捋一捋豪门家庭的恩恩怨怨。

  鲁南制药是山东本土知名药企,老板赵志全在早年间也是个风云人物。上世纪80年代末,刚三十出头的赵志全承包了处在破产边缘的山东郯南制药厂,靠着两万元的借贷让这个破破烂烂的老药厂挺过了最艰难的时段,并在1994年将其改制为鲁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

  就是这次改制,药厂得到了不少好处,90年代时国家为了吸引招商引资,外资企业税收减免政策,而赵志全对这些“外来和尚”的待遇也是格外羡慕,于是他兜兜转转找到一家省内公司——烟台发展合作,由他们开在美国的全资子公司持股 25.7%,这样一来,土生土长的鲁南制药就摇身一变,从正宗山东老乡成为了中外混血,啊不,中外合资企业。

  乘上政策的东风,在加上赵志全本人的经商头脑,鲁南制药在短短三十多年间完成从“负两万”到产值“正一百亿”的惊人飞跃,硬生生从一个濒临破产的小厂子咸鱼翻身,成为一家员工超12万人的大型现代化制药企业,它在国内神仙打架的医药领域能进入“三十强”行列中,实在是个很不错的成绩。

  但是赵志全万万没想到,他精明了一辈子,最后还是在阴沟里翻了船,股权改制这个帮他起死回生的“神仙操作”,也为他过世后家业险落旁人早早埋了个雷。在2000年时,鲁南制药与烟台发展发生龃(jǔ)龉(yǔ)分道扬镳,赵志全又自掏腰包购回了其子公司手中的股权,为了让自家公司继续保持外资身份,他又委托了下一家名叫昆仑美国的境外企业接盘代持,昆仑美国的所有人正是后来“遗产”争夺战的主角——律师王建平和他的妻子。

  赵老板为了买回那25.7%的股权足足花了7560万元,这在那个年代可不是个小数目,有能力接得下这么大一笔委托的人,必然得有两笔刷子,而王建平也正是律师界精英中的精英,他曾在北大和哈佛研读法律专业,就职于国内八大“红圈所”之一的金杜律师事务所,履历够光鲜,业务水平够硬,可惜王律师才能尚在,而私德已亏,他贪心不足,背后另有张小算盘打得噼啪响——要知道这时鲁南股权还在赵老板自己的手中,昆仑公司能得到的只是每年8万元的服务费,王建平两口子不满足于“代持”,而是想有机会直接大包大揽吞掉鲁南近四分之一的股权!

  于是王建平就开始温水煮青蛙,兢兢业业地当好一个家族律师,随着双方合作时间越来越久,赵老板逐渐把王建平认作心腹,也开始交付更多的信任。2011年,鲁南制药准备发行债券,由王律师给赵老板提供法律服务,同时还挖了个大坑,以保护股权幕后赵志全身份不被披露为由,建议赵将手中的股权转为信托财产,托付给自己的妻子,王律师的妻子设立了“赵氏信托”,把鲁南25.7%的股权转成信托财产,再让昆仑公司委托给她名下另一家安德森公司,这一波“我托我自己”的操作看着像穷折腾,实际上却是玩了把“暗度陈仓”,把赵志全的股权骗进王律师妻子的控制范围里。

  这笔股权信托直到2014年赵志全去世,也都牢牢掌握在王建平夫妇的手中。赵志全此前曾两度提出将股权与财产转到女儿赵龙名下,甚至在临终前还在跟王律师托孤,可惜赵志全遇到的不是诸葛亮,而是白眼狼,王律师连蒙带骗赖住不放,最后愣是成功地“送走老板,留住遗产”,之后甚至还梅开二度,想以同样理由哄骗赵龙设立家族信托。

  虽然他的馊主意被赵龙拒绝,但这阻挡不了王律师昧着良心继续搞事的步伐,为了把这笔股权信托彻底和赵龙割裂开来,他又私自挪走了安德森公司的信托财产,开了一大堆公司,俄罗斯套娃一样地你托我、我托他,把毕生所学都投入到研究“怎么骗钱不被发现”上。

  直到2017年2月,赵龙才发现了背后暗藏的门道,愤而反击,以涉嫌非法侵占的罪名将王建平夫妇告上临沂中院,王建平在法庭上竟然还在塑造自己无害的形象,法律上瞒得滴水不漏,道德上也装得完美无缺,不但颠倒黑白蒙骗法庭说这笔股份并不属于赵龙,还自陈与赵志全是十几年的好友,他对待赵龙就像对待自己的亲女儿一样。

  王建平精妙的演技与口才还真的就骗过了当地政府,导致赵龙不得不接着状告,终于在四年后的东加勒比最高法院上,法官落锤宣判了赵龙胜诉,在判决书里还指出了王在临沂中院的陈词完全是信口雌黄,并且以民事诉讼中极为少见的严厉措辞,怒批了王建平藐视法庭的行为。至此,这场漫长而坎坷的维权之路终于走到尽头,鲁南制药的“千金”赵龙锤倒了野心勃勃的“托孤”律师,夺回了本该属于自己的那部分股权。

  鲁南股权案不仅上演了大企业的“宫斗”戏码,更是爆出了国内一线律所人员的执业丑闻,王律师各种光环、履历加身,居然能做出这种为了利益违反职业道德、背弃友情的事,另外他的妻子除了受鲁南制药的股权委托,同时还握有另外四家企业的信托财产,不知这几家看到该案会作何感想。

  各行各业的从业人员都应该是人品为先,业务在次,而律师作为其中最懂法律、最知分寸的佼佼者,本应该收人报酬,解人之所忧,王建平律师仗着自己比别人更懂法,也比别人更懂怎么违法,屡屡在违法的深渊里大鹏展翅,还好最后正义只是迟到并没有缺席,藐视法律者终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虽然家族股权信托这类烦恼我们不一定能够拥有,但雷雷在此也想提醒在座各位,如果有股票、证券、信托之类的理财在手,大家在吃豪门瓜之余也不妨警示一下自己,金融圈水深,在投资时一定要多多少少做些了解,绝对不要一无所知就下场,不然万一真的被有心人利用,那真是既伤感情又亏钱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