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用车 >

水鸟翱翔、锦鳞浅底、河清湖宴……这个大湖如此多娇!

发布日期:2022-05-20 06:36   来源:未知   阅读:

  金秋十月,青海湖万顷碧波荡漾,天高云淡,湖天相接—作为中国最大咸水湖,青海湖一直是游客眼中浪漫与壮阔的化身,是长假出行的人们心之所向的“诗与远方”。

  从地图上看,青海版图像一只兔子,而蓝宝石般的青海湖恰似玉兔的眼睛。怀抱近4600平方公里的浩瀚烟波,青海湖比中国五大淡水湖之一的太湖还要大一倍,它的辽阔超乎想象。

  然而,大湖之“大”绝不仅限于辽阔,曾面临资源枯竭、面积缩小、生态退化,而如今重现静好,“高原蓝宝石”—青海湖在多年修复保护中完成“蝶变”,向世人展示着她的丰富“大美”与和谐“大爱”。

  青海湖的“性情”因四时而异:秋日的辽远恬淡正当时,水鸟的嬉戏与人群的喧嚣都渐行渐远,大湖打着瞌睡,预备着冬日的寂静冰封;而来年春日,冰消雪融,暖橙色的夕阳给湖面“镀”上温柔滤镜;到了盛夏,湖水则湛蓝无边,呼吸,仿佛能将一“朵朵”蓝吸入肺中;伸手,仿佛可以拥抱一夏天的风。

  大自然在这里打翻调色盘,青海湖的“撞色”层次丰富,“无缝拼接”中又不乏活泼生气:天蓝与水蓝渐次递进,白云“无心出岫”,悠悠荡荡;风从祁连山吹来,辽阔草原翻卷着柔软的绿意,星星点点的牛羊四散,好似珍珠;黄灿灿的油菜花尽染山野,与湖蓝相衬,置身其中,豁然开朗……

  除了变化不定的“性情”,青海湖还有很多张面孔:她是“西部歌王”王洛宾眼中“在那遥远的地方”,是诗人海子笔下“青海湖上我的孤独如天堂的马匹”,浪漫而富有想象力;岸边,金银滩草原上的核武器研制基地旧址,诞生了中国第一颗、氢弹;早已淹没在湖水之下的中国首个鱼雷试验基地,仿佛无声地诉说着大湖深藏功与名的过往;依傍湖水,环青海湖国际公路自行车赛的车轮飞驰而过,吸引全国、全世界的运动爱好者来此,开启“速度与激情”的梦之旅。

  尽管每天吸引成千上万天南地北的游客,但大湖的真正“主角”并不属于人群,而是长久以来在此繁衍生息的野生动物们。

  初夏,青海湖周边各大淡水河河口处湟鱼逐渐聚拢,它们成群结队逆流而上,向着产卵地进发。为了保护湟鱼洄游,青海官方拆除拦河大坝,修建阶梯式洄游通道,帮助鱼妈妈们顺利上溯产卵。河道上空,棕头鸥、渔鸥翱翔盘旋,不时俯冲向波光粼粼的河面。

  何玉邦和孙建青在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工作了十几年,每年2月起,他们会对环湖周边鸟岛、海心山等24个鸟类栖息地、15个普氏原羚种群区域每月巡护监测一次,夏季还会对湿地、物种、植被等进行综合考察调研。

  谈及多年来与水鸟、普氏原羚相处的感受,二人觉得有句话最贴切:“我爱你,跟你没关系。”

  “候鸟孵化季,我们提前在栖息地布设探头,通过视频监控鸟类孵化、破壳的时间,”何玉邦介绍,有时,他们会根据环境变化做些必要干预,“随着暖湿化趋势,从前的沙地长出了草,但斑头雁、棕头鸥都喜欢在沙地筑巢,沙子是它们的‘席梦思床垫’,”他笑着比喻,“所以,我们会提前除草。”

  “我们通过监测掌握普氏原羚的生活习性、种群数量变化,但会避开发情期、产羔季,就是为了不打扰它们,”何玉邦说,“生活在草原上的牧户拆除了自家的围栏刺丝,我们还人工打井、修饮水池,方便它们的栖息和迁徙。”

  孙建青介绍,这些年随着普氏原羚数量上涨、栖息地扩张,逐渐与周边人类的生活区域交叠,有时会与家养牲畜抢食。

  “越来越多牧民自愿减少养殖,保障普氏原羚的草场。”他说,“但这不是长久之计,我们争取资金给老百姓补饲,未来国家公园建成后,将从机制上进行规划、按市场价核算补偿,保障牧民的利益。”

  此外,青海三级检察机关还建立首个普氏原羚保护通道,避免因国道横穿栖息地而发生的车辆碰撞致普氏原羚死亡事件。

  “游客在公路边看到普氏原羚,都拿出手机拍照,但对我们来说,不一定要亲眼看到它或者离它很近,只要通过技术监测知道它们在自己的天地中很自由,就可以了,”孙建青说,“喜欢而不干扰,对野生动物来说,最好的亲近方式,是远离。”

  据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监测结果,普氏原羚种群数量14年间增长约9倍,目前年均种群数量稳定在2700余只。

  同时,青海湖的水鸟总体数量已达40余万只,鸟类由1996年的164种增至目前225种,青海湖成为中国候鸟种群最为集中的栖息繁殖地,并作为中亚、东亚两条候鸟迁徙路线的交汇点、重要停歇地与中转站。

  除野生动物外,环湖地区植被覆盖度逐年提升,沙地、裸地、盐碱化土地减少,水土保持和防风固沙能力增强,湿地、草原、森林、荒漠生态系统功能显著改善,多年来持续实施的封育、禁牧轮牧、退耕还林还草、水环境治理等综合性生态修复措施成效明显。

  “从前,鸟岛附近的旅游公路、科研监测码头、停车场,如今都‘消失’在水下;”“小时候,湖水就在离家不远的山崖下,此后多年间慢慢退去,现在又重新漫过山脚…”目睹青海湖不断“长大”“长高”,何玉邦和孙建青都有种“大湖归来”的感觉。

  据统计,15年来青海湖水位上升3.65米,水体面积增加344.31平方公里,湖泊水域面积恢复至20世纪60年代水平。

  未来,将进一步巩固青海湖生态旅游品牌,完善周边乡镇基础设施和服务功能,在环湖自驾游、骑行游、徒步游以及湖泊草原观光、观鸟观鱼、民俗文化风情等活动基础上,综合利用巨大水体衍生出的生态资源禀赋,将自然教育、生态研学与旅游深度融合。

  水鸟翱翔、锦鳞浅底、河清湖宴、山青草绿…中国最大咸水湖的辽阔不止水域,还有包罗万象的胸襟。在这片万物和谐的天地,青海湖用自己的“成长”阐释自然的“大美”与“大爱”,也向世人传递着尊重、平衡、共生的启示。(作者:潘雨洁)

  近日,山东农业大学大四学生不断收到研究生录取信息,农学院、植保学院等传统农科学院更是几十个宿舍集体“上岸”。 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提高学生的实践水平,让每个学生都找到适合自己的成才之路,是山东农大学生培养的不懈追求。

  “我国信息通信业已经成为国民经济的战略性、基础性、先导性行业,在从小到大的基础上,迎来由大向强的跃升。 统计表明,我国光纤用户占比由2012年的不到10%提升至2021年的94.3%,固定宽带由百兆迈向千兆跨越升级。

  今年以来,全球不明病因儿童肝炎病例异常增多,目前全球已报告至少460例这种病例,其中12例死亡,一些病例接受了肝移植。 尽管如此,科研人员认为现有证据尚不足以将腺病毒“定罪”为这种肝炎致病“元凶”。

  在5月17日召开的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卫健委负责人透露,目前,全市16个区都已实现社会面清零。据披露,目前北京市接连发生聚集性疫情和连续筛查发现社会面隐匿病例传播,已进一步压实防控责任。

  在防控新冠肺炎疫情过程中,我国一直把重症医学作为一个重要学科,纳入患者救治的全程管理。

  “生活中,绝大部分误食中毒致死案例是由鹅膏属真菌引发的,其毒素为鹅膏环肽,但鹅膏环肽毒素并非鹅膏属真菌独有。”罗宏说,鹅膏属真菌是其中的佼佼者,其鹅膏环肽毒素生源合成途径产生了众多创新,产毒能力巨幅提升,成为了当之无愧的“最毒蘑菇”。

  记者17日获悉,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的学者与瑞典于默奥大学、美国密歇根大学、普林斯顿大学等机构的学者合作首次发现,水星空间环境中存在着东向环电流。

  5·18国际博物馆日:读懂这所“大学校”的力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博院副院长于志勇说,“流动博物馆”还将继续走进校园,走近偏远地区群众身边,将“历史课堂”开在全疆各地。

  记者从黑龙江省农作物种质资源保存利用中心了解到,我国唯一的寒地作物种质资源库——黑龙江寒地作物种质资源库,近日完成了改扩建工程,种质资源保存容量从8万份提升到20万份,保存能力大大提升。

  今年4月18日,我国首个国家植物园在北京揭牌成立,到今天“满月”。国家植物园成立后,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植物标本馆标本的种类及数量将不断丰富和增加,为国家植物园可持续发展提供重要支撑。

  5月17日,由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自主研制的大型多用途民用直升机“吉祥鸟”AC313A在江西景德镇吕蒙机场成功首飞

  近日,由中海油研究总院(以下简称研究总院)自主研究设计的全球首个超稠油热采油田——旅大5—2北油田一期顺利投产。

  2021年5月15日,当天问一号着陆器成功着陆火星时,李茂登的眼眶湿润了。

  新药研发是制药企业增强自身实力、抢占市场先机的“金钥匙”,也是满足人民健康需要的根本保障。近年来,国家出台的一系列关于药品审评审批的政策,激发了企业创新活力。

  批准5个新冠病毒疫苗附条件上市、2个新冠病毒疫苗获准开展紧急使用、5条技术路线个疫苗品种进入临床试验。

  我们在研究中逐渐形成共识——药品安全是生产出来的,也是监管出来的,强大的产业基础至关重要。

  英国《自然》杂志近日发表的一项研究对全球1万多种爬行动物物种进行了一次全面评估,发现超过21%的物种存在灭绝风险。研究结果显示,需要采取紧急保育行动来防止部分爬行动物走向灭绝,包括许多鳄鱼和乌龟物种。

  记者从国家航天局获悉:2021年5月15日,“天问一号”成功着陆在火星乌托邦平原南部,首次在火星留下中国印记,迄今已在火星表面工作356个火星日,“祝融号”火星车行驶总里程1921米。

  4月16日上午,神舟十三号载人飞船返回舱在东风着陆场成功着陆,3名航天员结束“太空出差”,为中国迄今最长一次太空载人飞行任务画上了圆满句号。当“感觉良好”“感觉非常良好”的声音再次响起,人们不仅感受到了航天员的自信从容,更感受到了中国航天的实力底气。